1 2 3

探访北京南七环:固安县城扩张数倍 房价腰斩

每日经济新闻2018-10-01 08:13

  在当地人眼中,“两条路三条街,巴掌大的一个地方”。开车沿着106国道,不消十分钟便能到达这个与永定河一水之隔的小县城。

  固安分为新、老两个城区,老城区并不大,县城东西、南北向共有新昌街、新源街、106国道等6条主路,而绝大多数新建楼盘都位于新城区。

  2014年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曾刊发《环京带楼市调查:固安喊涨更像一厢情愿》,彼时在建、竣工楼盘以及横亘在空中的塔吊比比皆是,106国道两侧各楼盘的售楼处和房屋中介门店更是密集,到处都是手持小广告的楼盘带看人员。

  当年年末,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项目,最终选址大兴区榆垡镇、礼贤镇与廊坊市广阳区交界处,距离固安县城直线距离仅10公里。消息出现后,固安楼市再次升温,新机场躁动的淘金故事,从这里展开。

  4年后,固安街头只剩下出来偶遇客户的销售人员,主干道106国道沿线仅剩两个在售新盘。街口庞大的烂尾楼,两侧关停的售楼处,映衬着与之不匹配的小镇繁华。

  一度是北京人眼中价值洼地的固安,在这场豪赌新机场前置的地产盛宴中,已经经历了太多得失。

 

  极速升温

  “去年5月,我跟我的客户说,暂时别买房了,价格高得有点离谱。”很难相信,这是从一位房地产销售人员口中说出的话。

  固安原本只是廊坊市下一个普通的县城,只是距离北京大兴近一些而已,北京南城的发展本身就要缓慢些,所以固安也没有得到太多的外溢资源。2014年之前,固安的房屋均价大约维持在4000元左右。但新机场规划的出现打破了这座小城的平静,固安的房价此后便像过山车般高企上扬。到了2017年6月,从安居客的统计数据看,固安的房屋均价开始超过2万元/平方米,最高的甚至一度达到28000元/平方米。

  “当时来买房的都是外地人。”一名销售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那时候生意很好做,大家都看好这里的前景,一个月卖10套也是有的。”

  一些投 资客和双城生活的人群大量涌入固安。在106国道沿线一家中介接待处,

  另一名销售人员指着沙盘向记者介绍:“看到新昌街和新源街了吗?之前固安县城就两条街之间那么大,你可以看看现在固安发展得有多大了。106国道沿线的楼盘早就卖完了,你们可以去南边或者北边(新区)看看。”

  记者从沙盘上目测,如今固安县城应该有当年的4个那么大了。

  房价腰斩

  谭燕(化名)在固安生活了30多年,在她眼中,家乡的变化并没有媒体宣传得那么猛烈。不论是“环首都经济圈”“环北京绿色经济带”“京津冀一体化”,还是现在的新机场建设、空港新城概念,多数本地老百姓的最大感受是整个县城的主流宣传语一直在变,新建小区房价的起起落落,以及来来往往的京牌车辆。“本地人买不起那些楼盘,那边都是工地,白天除了售楼处和小摊,连正经商业区都没有,我们还是在固安老城区这边生活。”

  而眼看楼市步步升温,2017年6月2日,廊坊市人民政府发布《关于进一步促进全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规定非固安户籍居民购房需提供3年当地社保且限购1套,补缴的社保不得作为购房有效凭证;当地户籍居民家庭已拥有2套及以上住房的,暂停在当地购买住房。

  小小的“巴掌大”地方,限购政策几乎向一线城市看齐。

  前述销售人员也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:“从那之后,外地人就不能在固安买房了,生意一下子就做不起来了。相比于去年的巅峰期,现在房价只有13000元/平方米了,很适合出手。另外,新机场很快就要竣工,到时候还会带来大量潜在客群。”

  在中心地带的新昌街和永定路交叉口,赫然矗立着两座未完工的烂尾楼,低区的售楼处一番破败景象,售楼电话接通后已经成了一家饭店的订餐电话,与周遭的小镇繁华格格不入。

  “已经有些年数了,这里就是一处回迁房,开发商因为资金问题潜逃了。”对于这处庞大的烂尾工程,当地人和销售人员已经见怪不怪。

已成订餐电话的售楼广告

  暗流躁动

  “我们固安被包含在北京大七环之中,地处新机场经济区的辐射之中,是新空港发展桥头堡。京九铁路穿城而过,大广、京开高速出行非常便利。不管您是投 资还是自住,都是好的选择。”一个均价14000元的楼盘售楼人员如此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。

  这显然是针对北京或外地购房者的营销话术。尽管是工作日,但这个售楼处的看房人很多。该销售说:“你想想,固安县城才多少人啊,现在限购了,就算每对夫妻都离婚了,一家也只能买4套房子而已,那么多房子肯定都是外地人买走了。”

  当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对限购的担心时,该销售人员表示:“学历达到的话,你们可以走人才引进这条路落户固安啊,不愿意的话再想办法,我们都能帮助解决。新机场建成后会有大量的人才招聘,引入的都是高端人才,这些人只要愿意落户固安,是没有问题的,所以固安的房价肯定还会再涨。”

  “我们的房子卖得很快,这次一共就开盘了7号、15号、30号三栋楼,其中7号楼和15号楼已经快售 罄了,如果是90平方米以下的小户型,如果不快点的话,真可能买不到。”这名销售人员看起来很忙,显示出很急迫去接下一单的样子,“我们有一套购房软件,你要先交押金,到时候才能进去选房,知道抢购手机吗?就和那个情形差不多。”

  她指着发给记者的楼书说:“这个、这个,还有这个,都卖完了。”

  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再来到一家均价17000元的高端楼盘接待处,虽然看到的仍然是火 爆的咨询场景,但当记者询问其中一名销售人员的业绩时,他腼腆一笑说:“这个月还没有开张。”

  而此刻正是楼市金九银十的大好时段。

  施工之城

  规划因美好前景而令人神往。

  2014年,大广高速固安出口,“产业新城标杆、空港新城典范”的横幅与随处可见的“抢占新航城价值洼地、占领空港区域价值主场”等楼盘宣传案语相互映照。而4年之后,关于空港新城的说辞,似乎已从深谙宣传之道的开发商眼中隐去,若非记者主动问询,很少有销售人员会主动提及新机场概念。本地需求不济,外地投 资投机需求因政策而撤离,北京等外溢需求又受政策限制无法进入环京市场,造成了眼下事实上仍在继续的“房价腰斩”。

  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探访过售楼处后又来到楼盘的施工现场。在固安县城的广大东北部,整个区域就像一个大型施工现场,一座座半成品挺立在这座京南的小县城,承载着一个个家庭的希望。

  固安东北部区域,俨然一个大型施工现场

  返程途中,记者路过了一所学校,听当地人说收费颇高,当时正值学生放学,而门前接孩子的车辆,是清一色的北京牌照。

收藏
入驻乐居号

相关新闻

新一代宜居小镇——永清

2018-12-13 01:15:00

第25期:北京人口蓝皮书发布

中国网地产 | 2018-12-12 15:29:17

越是留不下 越是想留下

2018-12-11 16:10:58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