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

万科加速教育扩张 三年要落地100所学校

界面2018-01-25 08:36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  万科集团中有一位高管,对教育十分热枕,他参与万科教育产品的设计,把女儿送入了自己所设计课程的实验班中,甚至退休后愿意全职做教育,他就是万科高级副总裁、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张纪文。

  张纪文把自己称之为过往四十年里“被教育的成功者”,而面向未来,不管是作为万科一项新业务,还有对子女的培养,他都是教育的“重度关联者”。

  他以开玩笑口吻说,对于万科而言,他的主业是做房地产,是一个盈利行业,可以让教育梦想走的更远;对个人而言,他沉浸在教育理念创新的成就感中,以至于就算当天是万科年度总结大会,他也要来为梅沙教育“站台”。

  1月14日下午,在梅沙教育师生以及合作伙伴见证下,张纪文和深圳梅沙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唐鹭宣布了一项“百校计划”,即到2020年,万科梅沙教育集团要在全国范围内落地100所全日制学校,包括深圳万科双语学校(九年一贯制小学初中)、梅沙双语学校(初中)、梅沙书院(高中)、梅沙艺术学院等,届时将服务超60万个家庭。

  如计划完成,梅沙教育将成为万科集团体系内最大的教育品牌,与万科上海区域的“德英乐”教育品牌形成万科的K12(从幼儿园到12年级)教育体系。除此之外,梅沙教育还囊括社区营地、体验式的户外营地等业务。

  对于这一扩张计划,唐鹭告诉界面新闻,这主要是基于万科已有的学校项目储备,到2020年就有80多所学校开学招生,因此在统筹全国布局之后,提出了“百校计划”。

  唐鹭认为,万科教育的扩张有着品牌方面的优势,公司文化中以人为本、开放、透明、健康的理念,都可以应用在教育业务中,这在过往几年里得到了验证。面临的困难则是师资力量短缺,优秀人才几乎都在公立教育体系内,万科希望以远大愿景与有竞争力的薪酬吸引各类优秀人才。

  “也许现在不完美,但我们知道完美的样子是什么样的。”这是唐鹭在“挖角”时常说的一句话。

  万科最早兴办教育,是1996年在上海与复旦大学合作办学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学校只是万科房地产开发业务的配套,直到2014年万科确立了城市配套服务商战略,教育业务成为了万科一项战略新业务。

  做教育业务之前,唐鹭第一次接触一线业务,是带领一个小团队,对万科中标的深圳BOT项目“万科前海企业公馆”进行运营,“那是万科真正的开始做服务,做产品,而不是卖完房子交给物业后就结束了。”

  梅沙教育品牌的诞生来源于两个方面。第一,2013年底教育部出台了《高中阶段国际项目暂行管理办法》草案,对公立学校开设“国际部”和“国际班”进行规范和限制,这促使深圳公立教育机构找到万科,希望合作开办国际学校;第二,万科董事长郁亮“拍板”决定,拿出位于深圳大梅沙万科总部一半建筑面积,用于开办万科梅沙书院,梅沙因此得名。

  郁亮甚至告诉唐鹭,如果她的办学速度赶上了万科集团总部搬迁速度(万科已在深圳南山区拿下总部用地,将于2022年竣工),他愿意先将总部搬出来,“就算万科住铁皮房,也要优先支持办学。”

  万科在2015年开出了三所学校,民办国际化高中万科梅沙书院和梅沙第一幼儿园,以及两所公办学校麓城外国语小学和天誉实验学校。

  2018年,万科在深圳将再开三所学校,万科双语学校、梅沙双语学校、梅沙艺术学院,其中万科双语学校是万科2015年底以2.2亿元,拿下的深圳第一宗教育用地;梅沙双语学校相当于梅沙书院的初中部,梅沙艺术学院则是一所艺术培训学校。

  今年同样将是梅沙书院走向成熟的一年,第一届学生即将毕业,这些学生几乎都将出国深造,一位学生已被罗德岛设计学院提前录取。罗德岛设计学院拥有“设计领域的哈佛”美称,唐鹭说这是学生给她最好的礼物。

  梅沙教育用两个愿景“武装”学生,即“培养每一位梅沙教育的孩子掌握一项终身受益的能力”、“让每一位梅沙教育的孩子走上自己选择的人生之路”。

  这些愿景可以用梅沙书院新增开设的“远航”实验班诠释。“远航”班的学生们最初是在深圳各个学校读小学,因为在万科户外营地中练习帆船而聚在一起,对帆船的喜爱让他们在Topper世界帆船锦标赛中崭露头角。

  随着升入初中,课业压力加重,学生们无法保证帆船练习时间,家长态度也更加倾向于以学业为重,原来的学校更是无法为这些学生设计平衡课程,因此梅沙书院大胆为这些学生开设了“远航班”,专门设计了一套课程,平衡、融合学习与帆船。

  课程由三部分组成,一部分是像所有初中一样的通识类课程;另一部分是练习帆船;第三部分是以综合方式学习帆船知识,即将物理、数学、计算、风向等有关的课程,揉碎融合在帆船教学上,同时做了一个STEAM(集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艺术、数学多学科融合的综合教育)课程:造一艘真正用来比赛的帆船。

  “远航班”的教育方式被梅沙教育称之为“NT计划”。NT计划的课程涵盖目前国内中学学制教育四个科目的教学大纲之全部,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,由16位科学家各自的核心科学发现为主题,跨学科将知识重组并构建课程。

  NT计划中有牛顿计划——毕达哥拉斯、亚里士多德,欧几里得、牛顿,以“形而下的函数”为主题;达芬奇计划——达芬奇、伽利略、高斯、法拉第,以无师自通的实验科学为主题;门诺计划——波义耳、拉瓦锡、门捷列夫、诺贝尔,以“物质的转化,生命的悲歌”为主题;达尔文计划——达尔文、孟德尔、巴斯德、摩尔根,以生命之美为主题。

  全日制学校、社区营地、户外营地业务之外,梅沙教育还能做些什么?唐鹭在深圳万科的一项“万村计划”(统筹城中村改造)中找到灵感,梅沙教育是否可以给城中村里的外来务工者以及他们的孩子,提供相应的教育产品。

  但现实很残酷,调研结果显示,外来务工者已没有更多的钱给孩子补习,他们的钱都用来上学,因为他们大部分人上不了公立学校,只能选择较为昂贵的私立学校。

  义务教育、职业培训,这些都是国家应该解决的问题。唐鹭认为,万科可以利用自身房地产背景以及世界500强企业的管理资源,运用科技的方式去统筹形成教育产品,“能帮到一点就帮一点。”

  曾经也有一位教育局领导诚恳给唐鹭建议,政府非常欢迎万科这样的企业做教育,也希望更多的企业去做,但是希望能够做出一些不一样的、差异化的东西。万科理解的这种差异化,就是目前基础教育之外的素质教育、国际化教育。

  相比较于提供什么样的教育产品,梅沙教育对于盈利这一块并没有太多纠结,尽管标杆项目梅沙书院的收费不菲。

  唐鹭透露,将梅沙书院的租金、改造成本排除在外,万科对于梅沙书院的投入已接近三亿元。本身,用一座造价十几亿元的建筑开办学校就是奢侈的。万科并没有想着让单个学校马上盈利,郁亮对于梅沙书院的要求是“成为世界一流的国际高中”,“我们都是按照这个要求去做的,否则增加学生数量很快就会赚钱了。”

  目前,除了万科对教育业务不断投入之外,梅沙教育也开始接收到万科地产业务合作伙伴的捐赠,未来也计划以募捐的方式,向国内外募集款项。

  唐鹭认为,赚钱绝对不是在现在,也不是出在单个学校身上,而是整体资本市场给予的估值,“上市是水到渠成的问题,关键是打造一个教育生态,形成良性循环。”

  从房子扩展到商业、学校、夏令营、养老、度假、物流、长租公 寓等业务,万科多元化的目标是以创造价值的产品和内容,培养一座城市的全生命周期“亲密客户”。而教育是中国家长最为重视的,梅沙教育的“百校计划”正是试图通过“1-100”的积累,去尽可能触及到这些“亲密客户”。


收藏
入驻乐居号

相关新闻

10年房租360万,万科竟成功出租8成房源

2018-05-22 09:52:35 | 31 阅读

佛山将新建一大批学校!规划曝光,有你家附近的吗?

佛山乐居 | 2018-05-21 18:17:56 | 879 阅读

新平洲中心小学选址落地 可容纳学生约1680人

Lala | 2018-05-21 12:00:52 | 76 阅读

原南海桂城平洲中心小学拟搬迁 新平洲中心小学选址落地

新浪乐居 | 2018-05-21 11:34:16 | 3400 阅读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