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 以史为鉴可知兴衰:站在历史的交汇点

历史的魅力在于,两个看似没有交集的人总会在某一点上相遇。

这一年,冯仑与王石第一次见面。冯仑三十二岁,王石四十。冯仑告诉王石,他办企业满腹情怀,“为了理想”。王石说,你这样不行,“企业要以利益驱动”。两人讨论了好几个小时,互相较劲。就在王冯为“理想与利益”争辩之际,姚振华刚到深圳,卖菜拿地忙得欢腾。

二十多年后,当宝能系悍然对万科发起收购大战发轫之际,冯仑作为调停人,在自己办公室组织王石、姚振华会谈。王石的较劲对象由冯仑换成姚振华,谈论的焦点由“理想与利益”变成“收购与反收购”。

王姚会进行了长达四个小时的夜谈,会谈过程中,姚振华明确将入主万科,但表态会继续让王石当旗手,然而王石一口回绝:“不欢迎”。就这样,会谈最后不欢而散。双方主帅回营后,各自重整人马,整军备战。

这一年,潘石屹在北京的冬夜,凌晨一点钟站在市计委门外等候刘晓光。那时是潘石屹在北京开发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,急需批文。

上文提到的刘晓光,彼时是北京政坛一颗新星,30多岁就当上北京市副局级干部,甚至一度曾成为北京市副市长人选。但3年之后,他生命出现重大转折。1995年,刘晓光调任重建首创集团,从此成为房地产发展商的一员。

刘晓光在地产圈的份量极重,甚至被任志强称为北京地产真正的“带头大哥”,据说,每次任志强开炮时,也只有他是唯一能将任志强劝和的人。此外,包括王石、冯仑、潘石屹等“大佬”在他面前,都尊称其为“带头大哥”。以果敢勇进著称的孙宏斌也称赞他“敢为天下先”。

这一年,全国房地产市场交易额达到185.4亿,交易面积4154万平方米,分别比1991年同期增长48.7%和63%;房地产价格也比1991年末相比上涨了51%。与此同时,全国各地的房地产改革和创新也在同步进行。

上海借鉴新加坡的成功经验,率先在中国建立了住房公积金制度;北京市政府公布《北京市住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》以及其他七个配套办法,并于7月1日全面实施。

作为曾经引领了经济领域许多个“第一”的经济特区——深圳,再一次开中国房地产展先河,举办了第一届深圳商品房展销会。中国房地产市场从此进入了快速扩张期,这场以城市为开端的居住变革,正在改变人们的居住模式和居住观念。

这一年,挥别河南舞钢的许家印和刚走出华工校门的姚振华同时来到深圳,与王石在同一个城市打拼。这三个男人日后的命运,冥冥之中已经呈现交集。

23年后,姚振华调动巨额资金,开始对万科围猎。长期游学、登山、划艇的王石仓促应战,开局阶段一度被动挨打。甚至在2016年6月26日,许家印大宴宾客举办恒大20周年庆的同一天,宝能系发出罢免王石战斗檄文。

好不容易把国内外政要、知名学者、顶级企业家、娱体明星请到现场举办20周年生日趴,结果却被宝万之争突发檄文抢了头条。恒大也不是省油的灯,随后豪掷362.73亿,紧急建仓,狂揽万科14.07%股票,一跃成为万科前三大股东之一。

这一年,海南楼市改变了冯仑、潘石屹、李书福等人的人生轨迹。极速升温、无序开发、投资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暴露了这个新兴行业的众多问题。在短短三年,海南房价增长超过4倍。这座总人数不过655.8万的海南岛在高峰时期竟然出现了两万多家房地产公司,平均每300个人一家房地产公司。

就在万通六君子借海南炒房赚了人生第一桶金,分钱撤退之际。李书福来了!只是,他选择的时间节点不太好,1992年是海南房地产冲到顶峰期,李书福带着数千万来海南,准备趁这个开发热潮捞一把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残酷。李书福淘金没淘成,却成这轮楼市击鼓传花的最后接盘侠。之前几年辛辛苦苦攒下的几千万资金全部打水漂,愤恨无奈地回到浙江。

炒楼失败的遭遇对李书福打击非常大。回到浙江之后,李书福潜心反思,对投资战略重新调整,寻找事业新起点。最后终于沉下心来,扎扎实实做实业,减少了盲目跟风投资,由此成就了其转身变为杰出企业家的代表,领带吉利汽车成为中国汽车知名品牌。

他们的名字,在过去20多年间的某一时刻会如流星般闪过,未必是最亮眼的那一颗。但,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起点感的年份,中国房地产行业和房企的成长故事都在路上。

以史为鉴,可知兴衰。1992年,注定是一个跨越荒芜与野蛮的时代,也注定是一个承担惊喜与蜕变的时代。

海南 理想
郑重提示广大用户:本页面内容,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,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。页面所载内容,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,最终以开发商实际公示为准。商品房预售须取得《商品房预售许可证》,用户在购房时请务必慎重查验开发商的证件信息。(注:本页面所提到房屋面积如无特别标示,均指建筑面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