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

我抵制一切抵制

新周刊 - 周周2016-07-22 09:00

  河北,部分人士在肯德基门口抗议,横幅上写着:你吃的是美国的肯德基,丢的是咱老祖宗的脸。

  今年过去一半了,我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:迄今似乎没有一部引起广泛讨论的艺术作品,无论是电影、音乐还是文学、戏剧。那么人们精神生活的内容是什么?是新闻,接二连三、骇人听闻的新闻。

  我们的手机新闻客户端每天有几条头条新闻推送,而几乎每条都让人忍不住大声念出来和周围人分享,满桌咋舌惊叹。我们进入了新闻可以满足一切耳目视听需求的时代。

  网信办呼吁标题党“收手”,列出了几种耸人听闻的标题作为示例。

  抵制肯德基,最后抵制的是……

  在各种新闻引起的反应当中,最经常看到的一个词就是“抵制”。从南海仲裁案开始到赵薇事件,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有“抵制菲律宾”“抵制肯德基”的呼声。还记得《新周刊》介绍过的日本大胃王下木吗?最近她在直播中吃香蕉,不但被中国网友说是菲律宾香蕉,而且因为刚好是137根,又被认为是暗示13.7亿中国人。他们既没有关注过下木的吃播频道,也没有给下木打过赏,却突然蜂拥而上、声色俱厉地喊着抵制人家,只因为她吃了几根香蕉。

  麦当劳和肯德基这两大象征“资本主义”的品牌,自然是被抵制的常客。2008年汶川地震后,网上疯传一份“国际铁公鸡榜单”,声称麦当劳等跨国公司连一分钱都没有捐给灾区:“通报这些公司……是要大家铭记心中:这是没有良心的企业!是中国人就不要给他们赚。”虽然麦当劳在震后第三天就宣布先行捐款150万元,并宣布受灾人群免费就餐,但5月20日四川南充麦当劳门店前还是聚集了上百人,抗议麦当劳“分文未捐”。餐厅的门口,被贴上了超大打印版的“国际超级铁公鸡”。

  2008年5月,南充部分民众抵制麦当劳。

  2014年,山东招远的一间麦当劳餐厅内发生凶杀案,一位37岁的母亲因拒绝说出自己的电话号码,被六名男女殴打致死。事发后,有部分网友认为麦当劳员工未能阻止犯罪发生,在网上呼吁“麦当劳滚出中国”。这几天要“滚出中国”的,轮到了肯德基。

  昨天,一个视频在微博和微信热传:河北乐亭县某肯德基餐厅,一名没有出现在镜头内的男子用方言劝止他人进店:“现在这个年轻人呀,你知道美国和菲律宾要侵占中国南海吧?如果你吃肯德基的话,将来美国和菲律宾侵占南海,扔到中国的每一颗炮弹都有你们赞助的钱。”见对方犹豫不决,此人又催促道:“不吃这个东西会不会死?吃还是不吃,你们哥几个表个态吧!”那几个年轻人只好“识相”地走了。

  麦当劳和肯德基在1990年代进入中国,是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一部分出现的。20多年来,纳税额以百亿记。仅麦当劳一家,据2010年财讯网报道,麦当劳在那五年内直接纳税额超过37亿元。以2009年为例,纳税总额占全年收入的21.5%,也就是说,麦当劳收入每10元中,要至少向国家纳税2.15元。所以,抵制麦当劳和肯德基,不让消费者进店吃汉堡,岂不是破坏国家税收工作?

  对抵制肯德基事件,搜狐快评发表评论指出:假借爱国抵制肯德基是寻衅滋事。

  “抵制”是民族主义的一种表现

  “抵制(boycott)”一词,来源于19世纪的英国人查尔斯·C·杯葛(Charles Cunningham Boycott)。他从英军退役后,任爱尔兰某个县的房地产经纪。他所管辖的土地被选为土地改革的试点,改革由爱尔兰政治家发起,向地主要求更便宜的租金和固定租期,然而查尔斯·杯葛公开反对这项改革,他拒绝降低租金,并且开始驱逐佃户。

  土地改革的领袖说:“如果有人通过把别人赶走占有一块土地,那么无论你们在路上、在商店、在公园里、在市场上,哪怕是在做礼拜的地方遇到这个人,都不要理睬他,把他从道德上进行放逐——把他和家乡的其他人隔离,就像他是一个麻风病人,你们必须把你们对他所犯罪行的憎恶表现出来。”不久,杯葛就发现自己被孤立,不允许进入商店,洗衣店不给服务,连送快递的小哥都威胁他。“抵制”一词,从一开始就满溢着民族主义的意味:杯葛首先是英国人,其次才是房地产经纪。

  2008年,重庆民众抵制家乐福。图/腾讯大渝网  

  中国最早的抵制运动发生在1905年。缘由是美国于1882年通过了第一个排华法案,禁止中国劳工在10年内进入美国,此后,又有一系列更为严苛的歧视政策。二十多个城市因此发起了抵制美货活动,游行比比皆是,传单诗歌遍布街道。还有一个年轻人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前服毒自杀,成了中国近现代城市抗议活动中的第一名烈士。

  为期两年的抵制美货活动,反而刺激了日本和德国厂商的市场份额;抵制结束之后,美货的销量不减反增。1905年到1931年这些年,平均每两到三年,中国就会出现一次抵制外货活动。

  2014年12月24日,湖南一高校学生身着汉服来到长沙太平街的圣诞活动现场,手举“抵制圣诞节”等标语。  

  抵制运动,毋庸置疑是民族意识的苏醒。在共同抵抗外敌的过程中,民族共同体的情感,前所未有地清晰与强大。我们抵制过美货、日货、台湾、菲律宾、家乐福、星巴克、脱口秀主持人Jimmy Camel、美国著名青年歌唱表演艺术家Justin Bieber……我记忆里最奇怪的一次,是某年圣诞前夕,来自北大、清华等名校的十位博士联名发出一份倡议书,主张“抵制圣诞节,驱除西方文化的不利影响”。

  在我的理解里,抵制的对象应该是强权、欺凌、不公正的待遇和排挤。当抵制对象是圣诞老人和过于脆弱的自我,那么,我抵制“抵制”本身。

收藏
入驻乐居号

相关新闻

兰州亚太集团举行22周年华诞庆典活动

2018-08-20 17:32:31 | 21 阅读

房价、房贷利率全国双双普涨

2018-08-20 01:00:00 | 44 阅读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