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

对于王石及万科而言,挑战还在后头

经济观察报2017-01-04 09:32

  65岁,创办万科32年,王石经历了或许是其职业生涯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大考。

  从宝能系强势夺取大股东之位,到与合作15年的大股东华润分道扬镳,从安邦、恒大等重金入场,到引入深圳地铁方案被迫流产……持续一年半之久的万科股权之争使得王石成为2016年最有资格焦虑的中国企业家。

  然而在12月18日的一场经济论坛上,当台下观众附和称其像一个焦虑者时,王石却停下来,离开讲台并脱下西装外套,认真答道:“应该说不太像”。

  在王石看来,焦虑是因为不确定性,万科的成长和发展一直处于不确定的状态中,如果因为社会改革、变动、转型等不确定因素而感到焦虑,说明还没有适应这个时代,不够格成为一个创业家。

  “就像玩海岸赛艇,习惯了风浪,平静了反而就玩得不爽了。”王石说。

  王石的淡定或许另有原因。进入12月,卷入万科争夺战的两大主角遭保监会监管重拳,股权之争的天平开始朝万科倾斜。

  继前海人寿被停止开展万能险业务后,保监会于12月9日称将暂停恒大人寿委托股票投资业务,责令其整改。市场上流传着宝能系谋求退出万科方案的消息,紧接着,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、总裁夏海钧在公开场合表示:万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,投资万科主要是看中发展前景,“恒大无意也不会成为万科的控股股东”。

  从一系列连锁反应看,悬在王石与万科管理层头顶的警报初步解除。但与22年前的君万之争相比,眼下这场股权纷争更为错综复杂,结局难定。

  不过,不需要等到万科之争尘埃落定,我们就可以确定,它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和公司发展史上的典型案例。而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团队面对资本的应对方式、责任和反思,在推动中国公司治理上都将留下里程碑式的意义。

  这一程,王石始终站在聚光灯下。

  “我不是焦虑者”

  “微博控”王石的微博更新停止在2016年7月1日,彼时,万科股权之争正值白热化。

  6月26日,宝能提出罢免包括王石、郁亮在内的万科全体董事、监事,并指出王石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,长期脱离工作岗位,却依然从万科获得现金报酬共计5000余万元。

  一日后的6月27日,万科股东大会,王石称只要万科的文化能留下来,自己的去留已不重要。

  这是一年多来,王石最悲情的时刻。1988年万科改制上市,王石放弃了自己的股份;10年后又辞去万科公司总经理职务,专任董事长。一个企业的创始人,却因持股的劣势,被资本方要求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。

  一场股权危机,将王石的理想和情怀无限放大,以至于在万科身陷股权旋涡最深处的时候,告诫王石“情怀不能当饭吃”的论调成为各路看客的谈资。

  事实上,王石的确是一位直来直往的耿直大叔。一如他在很多次场合中的开场白,“公司为我准备了发言稿”,而他总是习惯于脱稿演讲。

  在万科控制权争夺的过程中,王石在宝能已经成为事实上的第一大股东的情况下,说宝能信用不够,又说不欢迎民企,将万科送上舆论的浪尖,外界认为王石表示出对民营企业和资本的强烈傲慢和轻视。这些都被看作是王石在整个股权争夺过程中的“硬伤”而饱受诟病。

  在宝能提请罢免整个万科管理层后,王石又发出一条微信朋友圈:“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,出场了,就有谢幕的一天。但还不到时候,着啥子急嘛。”似乎在宣称自己“决不投降”。

  这一年,王石的态度也有了微妙变化。从公开表示不欢迎宝能到向曾经的“野蛮人”道歉:“对姚振华先生,如果我的一些话造成他被认为是野蛮人,那么我表示歉意。所谓恶意与善意,是用在证券市场的中性词。”

  王石称自己为最有理由焦虑的人,但拒绝承认自己是一个焦虑者。他后来回应说:“一年半的时间,他们(对手)一直在搞我的材料,但我一直睡的很好。”

  “事情的变化往往是不可预料的,对于企业家来说,不确定是一种常态,要在不确定下处理问题,保持淡定”。王石说。

  谁的万科?

  股权之争前,王石“万科董事长”的身份已离开公众视野多年。登山、游学、赛艇等日常占据了他个人社交平台的页面,他也将个人工作的重心转至海外,以致于很多人认为他“不务正业”。

  在外界眼中,他有诸多身份:万科创始人、中城联盟创始主席、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成员、C-TEAM应对气候变化企业家联盟发起人、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……这一年,尽管公司事务缠身,王石并未放弃参与公共事业,他表示自己的目标还是做想做的事情,即登山、滑雪、对社会做贡献。

  在过去的一年里,王石在深圳组建了一个交响乐团——深圳市鹏爱乐团,该乐团以公益演出为目的,目前已经在哈尔滨、北京、昆明等地演出,还为改善滇池环境捐赠了100万元。他还透露,将前往深圳大学签订合同推动运动事业发展。

  但在万科遭遇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时,65岁的王石重新把自己定位为一名职业经理人,回归舆论中心。

  谁的万科,是万科股权之争要解决的核心问题。王石一直强调,自放弃股权那一刻起,万科就是一个公众公司。但过去30年,万科在公司治理、经营管控和品牌文化等方面做出了先锋探索,呈现出一个快速稳健发展、治理规范阳光的公司形象,却与王石为首的管理团队密切相关。

  早在80年代万科成立数年还在贸易之中浮沉时,他们简陋的员工手册上就印着一句话:人才是一条理性的河流,哪里有低洼就流向哪里。做人要诚实、要有尊严、培养尊重人的企业文化、把人当做第一要务——这应该是万科最早的企业文化。

  王石力图改变民营企业给人留下的这种印象,更极力倡导不能做过高利润率的生意,因为那往往是偶发的小概率事件。20世纪90年代,他就标榜拒绝高利润、坚持职业经理制、建立透明完备的管理体制。“如果说回顾万科20年的发展,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是什么呢?那就是在行业还有待成熟的时候,我们守住了职业化的底线,无论碰上什么利益诱惑,我们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价值观:对人永远尊重、追求公平回报和开放透明的体制。”王石说。

  王石称自己之所以不焦虑,是因为相信万科文化能抵御资本的力量。在谈到南玻高管辞职的事件时,他表示,我们之所以还很有信心谈未来,是因为假如资本就能强暴文化,那企业文化就太脆弱了,“其实南玻的类似事件非常多,万科正是一个经典范例,我相信(万科的应对方式)在当今是非常有典型意义的”。

  回望过去30年,王石之所以成为房地产行业的一杆大旗,是因为走了一条与地产企业家们有着明显差异的道路。无论是王石的品牌还是万科的品牌,业内认为二者都有溢价。而随着房地产行业进入白银时代,万科也正进入在一个关键期——尝试通过创新转型,向更广泛的领域和更宏伟的目标迈进。

  新的篇章

  即便内外交困,2016年,万科还是拿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。

  据万科发布的公告,今年前11月,万科累计实现销售面积2598.7万平方米,销售金额3413.6亿元。此外,万科在拿地方面也一直表现积极。据统计,自今年以来,万科每个月都有拿地的新增项目,年内总共新增项目139个。

  前10个月,万科股权之争的另一主角恒大销售额突破3000亿元,首次超越万科。临近岁末,二者的竞赛还在继续。

  王石提出过一个观点,不能把结果当成目标。例如很多企业将成为世界500强当成目标,在王石看来那是一个结果,把它当成目标,往往进去世界500强很快又会下来。

  王石告诉万科团队,如果对方在赶超万科的时候乱了阵脚,万科人不能跟着乱,“你会发现万科的历史很有意思,凡是要超万科的最后真正的下场都不太好,不是说他们没有能力,他们的心态就是把这个结果当成目标了”。

  如何保持第一的位置?“那就在对手制定来年营业额的基础上增加10%,就保持在前面了”,但这不是王石、也不是万科的答案。

  这一年,王石考察了全国50多个城市,都是调研万科的项目。11月19日,王石出席万科广深区域媒体会时称:“万科已从传统的房地产公司转型为技术性公司,对万科来说,真正的增长现在才开始”。这是王石第一次对转型这件事有了清晰的阶段式总结。

  1988年万科进行股份制改造准备发行股票时,净资产是1300万元;20周年时,营业额是80亿元,当时还预计30周年的时候营业额会达到1000亿元;现在10年过去,万科的营业额已经达到2000亿元。

  因此,王石预计万科的第4个10年会是1万亿元,“甚至可能6年就差不多可以做到了,不用10年”。

  万科早在2014年就提出“城市配套服务商”战略转型计划,至今已有两年,目前万科在物流地产、公寓、教育等创新业务上已初具规模。按照万科的规划,未来开拓的物业、物流、教育营地、海外地产和出租公寓业务五个新业务领域,将在万科未来万亿市值目标中占比达到50%。

  的确,对于王石及万科而言,挑战还在后头。

收藏
入驻乐居号

相关新闻

楼市降温“房闹”又重来

北京日报 | 2018-10-12 08:24:31

别墅买贵了能退100万?万科这样回应

中国新闻网 | 2018-10-12 08:16:01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