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

王石:风云江湖 回归未来

地产话事人2018-01-26 08:32

   在水立方3500人的见证下,在各色眼光的注视中,王石越跑越快,仿佛前面依然有一条漫长的赛道。

  1月23日,农历腊八节前一天,在王石发起的一场名为“回归未来”的跨年活动上,他脱掉皮鞋,带大家做起了无氧运动,沸腾了这个0下8度的夜晚。18点16分,分毫不差,灯光炫目,活动开场。王石说: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所以我选择在今天。

王石

  Part 1

  在带领万科成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后,王石离开一线,登山出海,丈量人生高度宽度。但他从未真正离开万科,他是万科的董事长,郁亮和其他万科人都叫他“王石主席”,他已经是登山家、是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教授、是剑桥和哈佛访问学者,但在政府官员、商界大佬、乃至万科普通员工眼中,他依然是万科最醒目的标签。

  王石和万科之间几乎是一个等号。1984年王石创立万科,此后1990年万科上市,1996年确立房地产主业,2005年销售破百亿超过顺驰,2010年首过千亿,再到2014年的2000亿,2017年的5000亿。万科的每一次战略变化和重大节点,他都是决策人。尽管王石在1999年就宣布“退休”,2001年将总经理一职交给郁亮,但确切而言,是退而不休,这让郁亮一度处于面目模糊的状态。

  从这个角度上看,万科和宝能的股权大战,既是时势使然,也是命运的宣判。万科险胜,王石荣退,郁亮上位,深铁入场,万科注定要迎来新时代,而王石也必然要在另一番天地间再造自我。

  王石给万科带来了什么?创始人是他绕不开的标签。这种无中生有、平地起高楼的能力糅合了对大势的研判、对战略的调整、对资源的调配、对行业的认知和他的个人追求,同时也掺杂了一丝运气。

  如今回看2004年中国房地产黄金十年前夜,万科抛出了《10年中长期发展规划》。在此之前,万科的所有决策,几乎都有赖于王石的直觉。他曾说,万科犯过很多错误,但没有一个是致命性的战略错误。可以说从2004年之后,万科进入高速发展期之后,已经是一己之力与群体智慧的融合。

  而这个对万科产生深远影响的规划,正是源于王石对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兴趣。它让万科从学习香港模式到学习美国模式,从囤地者到资源整合者,领先了同行一个时代。

  但王石自己也没想到,未来十年,万科竟然能有30%的复合增长率。如今的万科执行副总裁、当年的财务总监王文金当时提出,按照当时的发展速度,万科销售额在2014年可以达到1000亿,这被王石称为“大跃进”。而万科2014年销售金额是2151亿——是时势使然,也是内力之功。

  战略决策之外,“健康丰盛”、“不行贿”、“企业公民”等关键词屡掀风浪,成为万科企业文化的重要支撑,这对万科的重要性而言,不下于销售数字。比如王石曾经说,他最高兴的事情是,部下能提出反对意见,而且最终证明他们是对的。

  1月23日晚上,王石给自己的盖棺定论之语是:第一,抛弃了行业多元化,选择了房地产;第二,建立了一个企业制度;第三,建立起一个团队;第四,建立起万科品牌。

  Part 2

  从事无巨细到远离炮火,王石经历了一个曲折历程,这种曲折更多来自内心。王石曾经在多个场合回忆过这段经历。比如,他辞去总经理后的第一天,办公室冷冷清清,没有一个人来汇报工作,他抓耳挠腮,“真正有种虎落平川的感觉”。直到下午,终于郁亮来汇报上午开会的七项决定。王石的感觉来了,马上做指示:你的第五点不对,应该怎样怎样,第六点也不对……

  第二周,如法炮制。到了第三周,王石终于察觉到异样,在听取汇报时忍了又忍,没有打断郁亮。郁亮“眼睛无光”地汇报完之后,等着王石批示,王石说:我没指示,完全同意。“他一愣,这时候我就知道,我得赶快和他们隔离,怎么隔离呢,登山去吧,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。其中有一个要实现我自己想作的事情,要不我和他们在一块我受不了。”

  这段插曲让王石重新审视自己和万科的关系。他甚至觉得这是一个终极问题:对许多企业家来说,不是企业离不开你,而是你离不开企业——因为你没有了自我,没有了存在感和价值感。

  法国思想家罗曼罗兰说,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,而是无聊。远离隆隆炮火的日子,也许王石能解其中味。

  0下8度的北京夜晚,王石说,对每个企业家来说,放下都是早晚和必然的事情。人的生命包括职业生命都是有限的,最终你要放下,但这是被动的。主动放下,才是对你的考验。

  王石可以放下万科,那万科能离开王石吗?

  不少行业人士都认为,万科是现代公司治理的典范,至少在地产行业如此。它分散的股权架构意味着,只有股东,没有老板。这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万科的公司文化相对透明、公众。在许多媒体眼中,万科无小事,一方面因为它的行业地位,它是行业第一。但它的透明程度何尝不是这种认知的催化剂?

  30多年间,王石的个人特质对万科的影响深远。比如他爱学习,在2011年60岁时还能远赴哈佛求学。王石说:(无论是)做企业、登山、读书,在每一个象限里挑战极限,是我的寄托。这种气质也成为万科的公司文化的缩影。万科为了做公司战略,甚至可以访谈100个500强企业家;它可以在物业上学习索尼,专业上学习新鸿基,客户关系上学习美国的帕尔迪。即使放在今天,此种学习精神,此种跨界和长远眼光,也少有人及。这让万科成为一家与众不同的公司。

  从某种程度上说,万科的与众不同,来自王石的与众不同。在可圈可点的中国企业家里,王石永远做不到柳传志那样厚重圆融,无论是“拐点论”还是被他视为至暗时刻的汶川“捐款门”,王石都保持了少年般的鲜明棱角。鄙夷者说他又臭又硬像块石头,经济学家周其仁说他是“时代之器,看似石头,实则是一方玉。

  Part 3

  真正远离万科的王石,可以著书立说,可以上山下海,王石在中国企业家里本属坦诚,但身份所限,他的公众气质不得不时有收敛。比如王石经常说,“我不喜欢做商人、我不喜欢做房地产”。郁亮不得不提醒他:董事长你不喜欢就不喜欢,能不能以后不要再说了。卸任万科,摆脱套中人的身份,同时也是王石的重生之机。

  王石从未觉得自己老去。他欣赏隐忍的褚时健,他们第一次见面时,褚时健74岁,褚橙苗木不及人高,王石感慨,距离挂果还有6年,那时褚时健该有80岁了。如今90岁的褚时健拥有超过4万亩园区,褚橙之名响彻南北。王石说,他让我知道70岁之后做什么,完全可以开创一种和原来完全不同的事业。

  一个熟悉王石的朋友说,你知道王石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?就是和自己的弱点对抗,最终把弱点变成天赋。比如以前在达沃斯论坛上,王石发现,内地的很多企业家和别人的交流能力特别欠缺,因为语言不通。所以王石从60岁游学哈佛开始真正学英语。

  到了西方,发觉自己对西方文化一窍不通,甚至连东方文化都不了解。所以他选修了《资本主义思想史》、《宗教如何影响社会》和《中国传统哲学》,他开始研究植物,即将去以色列学习农业。

  一个熟悉王石的记者朋友曾经说:我多次采访王石,看过他所有的书,越来越发现他太不像一个中国人了。他有一张中国人的脸,但他的价值体系是普世的,不是传统的,是他个人主义英雄主义的,不是东方的中庸的。

  这些东西也许不是天生的,来源于和大环境的对抗。所有陌生的领域,王石都想尝试,这种勇气甚至蔓延到他的个人情感中。2017年12月,王石八姊妹将父母完成了合葬,仪式结束后,王石感慨地告诉女儿:我和我父母的关系是很传统的,羞于表达爱,我希望咱们以后不是这样。女儿当时就哭了。王石羞涩的性格源于父亲,所以这是一次和天性的对抗,而王石赢了。

  作家余华曾被问及,他的早期作品里为什么有如此多的血腥和暴力。他说,真正的答案只有一个:一个人的成长经历会决定其一生的方向,世界最基本的方向在年轻时来到一个人的内心深处,如同复印机一样,一幅又一幅地复印在每一个人的成长里。在其长大后,不管成功还是失败,伟大还是平庸,其所作所为都是对这个最基本图像的局部修改。有的人多一些,有的人少一些。

  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人生底色,更多人选择了接受,而王石选择改变。他说:如果哪天说我失败了,那一定是我放弃了挑战。

收藏
入驻乐居号

相关新闻
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