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

房企爱“进村” 广州近200城中村将开启改造

信息时报 郑晓玫 2019年06月14日 09:31

继番禺联围村、莘汀村等城中村之后,星河湾再度“出手”,参与到黄埔区萝峰村的改造工作中。

继番禺联围村、莘汀村等城中村之后,星河湾再度“出手”,参与到黄埔区萝峰村的改造工作中。日前,星河湾的萝峰村旧改项目正式开放展示中心和回迁样板房。

  不仅仅是萝峰村,越来越多城中村陆续传来改造的喜讯。据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不完全统计,除当前已完成改造的8条村外,截至2019年5月,广州至少有195个城中村开启改造相应工作,中心区就占了101个,占比达52%;仅已启动政府招标公开环节的城中村来算,今年就有16个。

  黄埔区将诞生

  广州最多旧改项目

  今年2月,在广州市发改委发布的《广州市2019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》中,提到了在城市更新与土地储备项目方面,广州将投入313亿元推进52个项目,涉及11个区。其中黄埔区涉及的项目最多,其次为白云、荔湾、越秀等区域。

  在土地资源稀缺的当下,旧改项目成为众多房企拿地的重要途径之一。如今,广州的旧改项目中也诞生了不少成功案例,像猎德村当属“旧改模板”。另外,新鸿基操刀的林和村、保利参与的琶洲村以及富力参与的杨箕村等旧改工程,开发商根据每个城中村的实际情况假以改造,也获得不俗的成效。

  在这些成功案例的带动下,越来越多房企参与到广州的旧改项目中。目前,已有63个城中村确认了“配对”房企,其中时代、富力、保利、万科、珠光集团等房企就揽下不止一个村的改造工作。

  值得一提的是,时代在广州的旧改项目涉及广州金融城、广州第二CBD、黄埔知识城、新塘TOD枢纽、白云湖等城市重要发展规划节点,成为当前参与广州旧改项目数量最多的房企,涉及到13个项目。截至去年底,被誉为“旧改之王”的富力在全国拥有已签约的城市更新项目43个,其中在粤港澳大湾区就占有24个,涉及12个广州旧改项目;保利在广州的旧改项目中,不乏市中心的“靓地”,涉及海珠红卫村等10个旧改项目。

  遵循“由中心向郊区”的改造原则

  此外,近年来旧改政策的宽松也是吸引开发商竞相角逐的原因之一。据资深地产专家韩世同介绍,现阶段广州关于旧改的政策相对宽松,政府也以鼓励、放开的态度去全面推进城市更新的进程。另一方面,在三旧改造中,相比旧厂、旧区改造,旧村改造是最容易推进的,因此旧改在广州逐渐成为了一种趋势。

  尽管如此,推进旧改的难度依旧不容小觑。“其实,广州中心城区现阶段的旧改空间还很大,包括流花湖边的西村、海珠区中大附近的康乐村等。可由于拆迁等原因,这些旧村改造起来也存在一定的难度,所以可以发现广州目前比较多的旧改项目都集中在城乡结合部。但在城乡结合部的改造的空间和价值是远不如中心城区的。”韩世同表示。

  记者发现,一直以来,开发商参与旧改的目的无非是想拿下市中心的黄金地块。可在近几年,却有部分开发商将旧改的触角伸向了郊区。以富力为例,旗下的旧改项目——简村,就是增城的旧改第一村。经过改造,这里将从旧村变成复建住宅和高端集体物业。

  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,面对旧改,开发商切忌蜂拥而上,还是要遵循从市区中心逐渐向外的改造逻辑。“旧改项目肯定要存在利润空间,开发商才会参与。像增城的旧改,想吸引开发商参与的概率并不大,基本只能是自制型的改造。” 韩世同告诉记者,以黄埔区的笔村为例,早期房价只有五六千元,所以当时并未有开发商愿意参与改造,如今当地的房价已到两三万元,其旧改的潜力逐渐出现。

  推进旧村改造仍有几个问题要解决

  因为城市不可能无限制地向外扩张,所以旧改将成为广州城市更新的主要形式。可旧改虽好,前期推进的准备工作却让不少开发商望而却步。对此,业内人士表示,这需要相关部门在旧改中加以引导,并且先从旧改的机制中入手,让旧改能形成有章可循、有法可依的制度。

  韩世同表示,由于旧村改造实际上是起了增加土地供应的作用,所以应该像拍地一样纳入土地供应计划当中来体现。“目前,由于旧改牵涉到协商、谈判、拆迁等因素,所以操作起来会缺乏透明化。可如果整体的土地供应计划没控制好的话,那就会出现土地供应量过大或太少的问题,所以建议相关部门要把三旧(旧村、旧厂、旧城区)改造也纳入土地供应当中,并根据整体完成的进度和情况,对全市的土地供应情况加以考量。”

  另外,如何让旧改的信息透明化,也一直是旧改进程中亟需解决的一大难题。“现在对城中村的改造缺乏公开的监督。比如,参与旧改的开发商是如何获得资格的,开发商在旧改项目中投入的成本多少、有哪些……公众对于这些信息都是不知情的。”韩世同建议,尽管旧改不需要在网上进行“招、拍、挂”,可关于开发商以及成本价格等信息还是需要对外公开,让社会和行业能形成监督。

  此外,克服“钉子户”的阻扰也是推进旧改工作的一大关键。“我觉得依法拆迁应该形成一套机制。就是当旧改方案大多数人同意并且认可的时候,对于少数人的恶意阻扰应该通过司法途径加以解决。而政府部门在当中要扮演积极的角色,对依法拆迁的工作加以督导。”

  需要注意的是,在“操刀”旧改的过程中,开发商应尽可能地保留村中的文化根基。以萝峰村为例,记者在星河湾启动的旧改展示厅的沙盘中发现,旧改项目完成后,村内的祠堂、萝峰寺、香雪公园的代表性场所依旧会保留。据项目方负责人介绍,萝峰村已有800多年的历史,在整个改造工作中,将最大化地保留整个村落的原始风貌,并在园林配套上,根据萝峰村特有的山地丘陵和香雪林等实际地貌,将周边地形、地貌、溪流、植被和项目本身的园林规划进行融合。

来源:信息时报

猜你喜欢

电脑版 触屏版 客户端

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

京B2-2018052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148